有关半决赛出现的违反纪律行为

及冲突公告(首届足协杯)

本次比赛半决赛的两场比赛中(场次AC29 佳得乐FC vs 大黄蜂 及场次AC30 惠义对横陂国源)发生有技术区域(替补席)违规行为及在比赛中发生替补席人员未经裁判员允许进入场地,引发冲突事件。经组委会审视有关现场视频、比赛监督报告及裁判报告后,作出以下公告。

场次AC29

经查明,在比赛期间,大黄蜂有关球队官员,未有按竞赛规程规定管理好技术区域,有替补席人员(未能确定身份)在技术区域内,多次对裁判员进行辱骂及以言语干扰裁判员工作,影响比赛进度。现组委会按竞赛规程第十三条及《足球竞赛规则2020/21》修订中的规定,对大黄蜂最高级别球队官员(领队),记黄牌警告一次。

场次AC30

在比赛进行期间,惠义技术区域人员(未能全部确认身份),多次以粗言秽语对裁判员的判罚进行干扰,甚至辱骂,影响文明比赛氛围。在比赛至上半场末段,发生守门员犯规情况时,技术区域内人员(混有不知名人士及替补队员),未经裁判员允许冲进场地内,高声叫嚣,向裁判员及对方球员指骂,更有替补球员脱去上衣,向对方语言挑衅。经现场裁判员及惠义领队及教练员阻止后,事件才没进一步恶化。

在处理冲突后,裁判员对犯规进行判罚及让受伤队员获得治理后让比赛恢复。现组委会按竞赛规程第十三条及《足球竞赛规则2020/21》修订中的规定,对惠义最高级别球队官员(领队),记黄牌警告一次。

有关犯规视频

赛后,惠义领队及有关人员向组委会提供了一段时长14秒的视频,用以证明对方守门员在出迎时犯规的动作,是属于“非以争抢球为目的”及“以过度力量危害对手安全”。希望组委会介入调查及对有关人员追加处罚。 组委会在收到有关视频后,先对视频进行详细分析,再于赛后结合裁判员报告,得出以下结论:

1. 视频经过微信多次转发,分辨率只有960×544。而拍摄地点与犯规发生地点约有60米或以上的距离,加上手机拍摄像素、角度及对焦等问题,未能清楚显示守门员与进攻球员的身体接触点及双方与球的距离,组委会不能以此视频作为唯一的证据,只能用以作为参考。

2. 裁判员报告显示,球在进攻方向的左边,突然迅速发展至右边。守门员跑出罚球区外,试图对球进行拦截,此时双方与球的距离均等,因双方都未有获得控球权,是一个俗称的“五五球”。在双方行进期间,并未有进入对方的行进路线,尚未构成犯规。球从左边发展至右边时,着地反弹后加速及球的高度有所改变,影响了双方队员的判断。守门员情急下以助跑及双脚起跳,试图抢先将球踢走,结果球亦是被守门员踢出球门线(底线)。与此同时,进攻球员观察到守门员出迎,有将身体向上跳起以试图避开冲撞,但结果在着地时,被守门员的身体惯性造成冲击,受伤倒地,继而引发其他队员冲突发生。

3. 在双方队员冲突给平息后,裁判员与助理裁判员确认,根据上述第2点的理由,认定守门员的犯规行为,属于球例中的鲁莾程度,对守门员出示黄牌警告。在受伤队员伤情处理后,比赛以直接任意球恢复。

4. 组委会的结论重点是在球的发展方向和守门员助跑双脚离地的意图。守门员因球弹地加速和改变了高度,双脚跳起试图比进攻球员快一步将球踢走,而事实是守门员比进攻球员先一步将球踢走。由此证明,守门员的动作,是以争抢球为目的,并非以对方球员作为目标,不符合球例中的“暴力行为”定义。而守门员在跳起后,并未有蹬踹动作,着地时,双脚贴地。犯规行为不符合球例中的“严重犯规”,因此裁判员在考虑到当时比赛氛围及受伤队员的伤情后,给予黄牌警告合理。

5. 争议点在于,守门员的犯规程度,有否达到球例中“犯规程度”的“过度力量”,应以红牌罚令出场呢? 组委会认为,在双方高速争抢中,发生球速变化及球高度的改变,双方因而受到影响,减低判断能力在所难免。即使进攻方的跳跃有可能是意图避开守门员的撞击而造成,但双方都有跳跃动作,继而造成撞击力量较大。其原因是球路的改变、双方的高速争抢及惯性所造成,不足以证明守门员的起跳动作属于使用过度力量使对方造成伤害。

6. 赛后,组委会已向有关领队表明会查明事件。但在组委会调查期间,有关视频已于各微信群组内广传,有人员以个人见解,主观意愿及描述,令公众有所误解,试图向组委会施压以影响组委会的判断。更有人员单凭一个不理想的视频,妄下定论,甚至有过激言语。有关行为虽未有对组委会的调查有所影响,但本会对此行为表示否定及遗憾。

7. 组委会对有关受伤队员致以深切慰问。并会在有需要时,提供协助。

8. 对有关人员在犯规发生后冲进比赛场地的冲动行为及比赛期间有人员在替补席内使用粗言秽语,叫嚣煽动,辱骂裁判员等违规行为予以谴责。组委会将按竞赛规程进行处罚。

9. 对有关队伍及人员,在冲突发生时保持克制,未有使事件恶化给予表扬。

10. 半决赛中,四队球队的所有场上队员,均未受场外因素影响,全力专注于比赛上,未有任何报复性行为,发挥出较高的技术水平,赛出了风格。组委会给予高度赞扬及致敬!。

11. 任何一个主办方,都不会接受非指定的拍摄视频内容用以协助判罚,否则比赛秩序将会大乱。如此操作成立的话,以后裁判员就会形同虚设,每个人都可以用手机做裁判员了。

12. 最后,组委会呼吁各参赛队伍,既然参赛,就应绝对尊重裁判员。看待每个事情应当从多方面、多角度去考量。虽然我们都吃了一辈子的饭,但未必就能做一个厨子;踢了一辈子的球,都未必能做一个裁判。场上参赛,作为球员,责任是努力将球踢进门;作为观众,投入地对支持的球队呐喊助威,拍掌鼓励。这些才是硬道理。裁判员经过长期理论学习、投入时间和精力,为的都只是一种兴趣和爱好。队员的理性批评可以接受,但粗言辱骂,人身攻击,组委会对这类行为绝不姑息。组委会再次强调,不会对任何破坏文明比赛的行为有丝毫退让。任何人不应利用场上群体压力,试图影响裁判员判断。在现代足球中,此举只会得不偿失。

注:本通告是组委会对有关行为的表述及立场,如有任何意见,可按竞赛规程规定,以书面形式进行申诉。

 

 

2020首届佳得乐惠城足协杯

组织委员会

2020-11-23

 

返回主页 返回处罚通告